書櫥閱讀答案

發布時間:2017-04-08

  馮老師不做書櫥了,也不藏書了。青少年們向他借書,他都樂于借給,并且一再囑咐不用還了。青少年們感到奇怪,他便笑著念一首打油詩:老夫藏下幾本書,哪個喜歡哪個讀。但愿身前散干凈,免得書櫥變碗櫥。下面是小編為你帶來的書櫥閱讀答案,歡迎閱讀。

  書櫥閱讀題及答案

  1、這篇小小說圍繞“書櫥”共寫了哪幾件事?

  2、這篇小小說圍繞“書櫥”所寫的幾個人物,他們對“書櫥”各有什么態度?

  3、馮老師一生愛書如命,家中什么東西都可外借,唯有書一概不借。在他放棄做書櫥后,為什么青少年們向他借書,他卻樂于借給,并且一再囑咐不用還?

  4、馮老師認為:“財帛是身外之物,惟有把書讀在肚子里,才能終生受用不盡,大則用以濟世,小則可以修身。”你怎樣理解這句話?

  5、馮老師遷入新居后,屋子里空空蕩蕩,孩子們都勸他做幾件家具。兩個女兒讓他做個尺寸大一些的寫字臺,再做幾個書櫥;兒媳希望他做一對沙發,一張席夢思床,一套時興的組合柜。女兒、兒媳心里各自想的是什么?

  6、你認為馮老師放棄做書櫥這件事對還是不對?請陳述你的理由?

  參考答案:

  1、(3分)自己想做書櫥;自己設計仿古書櫥;自己放棄做書櫥。說明:對一點給1分。

  2、(3分)馮老師要做“書櫥”,用之于藏書;張木匠樂做“書櫥”,馮老師是當地社會名流;兒子兒媳暗地里反對做“書櫥”,是因為覺得藏書無用。說明:對一點給1分。第3點若答“兒子無所謂,兒媳暗地里反對”也可給分。

  3、(3分)他要做的書櫥在他死后兒子兒媳要用來“盛碗” ,他所藏之書家中無后繼之人;借給青少年,是他給藏書找到了可繼之人。說明:大意正確即可給3分。

  4、(3分)讀先哲時賢的書對自己是有益處的:既可以服務于社會,又可以提高自己的品德和修養。說明:大意正確即可給3分。

  5、(3分)女兒:父親一生愛書,做一張寫字臺和幾個書櫥可以滿足他的心愿;兒媳:添制家具家里顯得闊氣、舒適,才像一個家。說明:第一問2分,第二問1分。

  6、(3分)對。放棄做書櫥不等于不藏書,加上可以把書散借給青少年們,發揮的作用更大。不對。放棄做書櫥實際上是在與他的兒子兒媳賭氣,應該做他兒子兒媳的工作,讓他們懂得藏書和讀書的重要。說明:第一問對或不對給1分,理由2分。只要言之有理即可給分。

  書櫥原文

  賈大山

  馮老師退休了,念他執教三十余年,又是高級教師,領導上在他60歲壽辰的時候,給他解決了一套房子,二樓,三居室。

  馮老師原來住在一條偏僻的小胡同里,一個小獨院,三間舊屋;是他的祖業老宅。兒子結婚前,他和老伴兒住東屋,一明兩暗,兒子住西屋;兒子結婚時,兩間東屋讓給了兒子,自己去住西屋。校長、局長每次看望他,都說他的房子太小了,他卻總是笑著說:“室雅何須大;花香不在多。不小不小。”

  馮老師在舊屋住時,大家都可憐他的房屋過于狹窄。遷入新居后,就更可憐了,一張桌子,兩把椅子,一個立柜,一張床,三間屋子空空蕩蕩,看不見什么東西。孩子們看著不像話,都勸他做幾件家具。兩個女兒讓他做個尺寸大一些的寫字臺,再做幾個書櫥;兒媳婦希望他做一對沙發,一張席夢思床,一套時興的組合柜。兒子迷著兩個歌星,不操這份心,只說父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。

  馮老師想做幾個書櫥。他一輩子沒有別的嗜好,吃穿也不講求,就喜歡買書。文、史、哲,儒、釋、道,諸子百家,唐詩宋詞,見書就買。他說財帛是身外之物,惟有把書讀在肚子里,才能終生受用不盡,大則用以濟世,小則可以修身。他愛書如命,家中一切東西,都可外借,惟有藏書一概不借----他有一套心愛的書,共十冊,忘了是誰借去一冊,至今未還,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,便想此人是誰,苦苦想了兩年。藏書不借,又不斷買,日積月累便有了可觀的數量。只是這么多年,由于房子太小,也委屈了那些先哲時賢,桌上桌下,床頭柜頂,全是書!

  太平街的張木匠聽說馮老師要做書櫥,主動找上門來,一定要攬這宗活兒。他一再表示,價格優惠,質量第一,尺寸式樣,全聽馮老師的。馮老師根據屋子大小,經過一番精心設計,決定做四個書櫥。每櫥高1.9米,寬0.95米,上面是四層書架,下面設暗櫥,紫檀色,大開月環拉手,扇子上“起線”,暗櫥上“起鼓”,腿上飾以空雕花沿兒----不用亮油,一定要用大漆。

  馮老師要做仿古書櫥,張木匠的興致更高了。張木匠是祖傳的手藝,曾經在一個京劇團里做過幾年布景道具,專愛琢磨古色古香的東西,馮老師也算是地方名流,在他那里也正好露一露自己的手藝。可是,正要下料,馮老師讓人捎來口信兒,不做了。

  張木匠若有所失,當天黑夜去找馮老師。馮老師不在新居,正在舊屋整理書。張木匠聲音柔柔的,近于乞求。他說馮老師,料都下好了(其實沒下料),怎么又不做了呢?做吧,質量、價格包你滿意……馮老師搖搖頭,笑了笑,朝東屋一指,沒有言語。

  張木匠走到院里,東屋里開著收錄機,正放一支流行歌曲。歌星的嗓音很低,小兩口兒說話的嗓音也很低:

  “你真的支持咱爹做書櫥?”“做就做,不做就不做。”

  “做書櫥干嗎用?”“放書唄。”“他有什么書?” “有佛教、道教的書……”,“迷信!”“還有馬列的書……”“極‘左’!”

  媳婦兒說,“咱爹死了,他做的書櫥歸誰?”“自然是歸咱們。”“咱們要那玩意兒干嗎用?”“你問過多少遍了?”兒子好像不耐煩了,“盛碗!”

  馮老師不做書櫥了,也不藏書了。青少年們向他借書,他都樂于借給,并且一再囑咐不用還了。青少年們感到奇怪,他便笑著念一首打油詩:老夫藏下幾本書,哪個喜歡哪個讀。但愿身前散干凈,免得書櫥變碗櫥。